<body><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function setAttributeOnload(object, attribute, val) { if(window.addEventListener) { window.addEventListener('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false); } else { window.attachEvent('onload', function(){ object[attribute] = val; }); } } </script> <div id="navbar-iframe-container"></div>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https://apis.google.com/js/plusone.js"></script>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gapi.load("gapi.iframes:gapi.iframes.style.bubble", function() { if (gapi.iframes && gapi.iframes.getContext) { gapi.iframes.getContext().openChild({ url: 'https://www.blogger.com/navbar.g?targetBlogID\x3d15332244\x26blogName\x3ddiesel+ipod\x26publishMode\x3dPUBLISH_MODE_BLOGSPOT\x26navbarType\x3dBLACK\x26layoutType\x3dCLASSIC\x26searchRoot\x3dhttp://dieselipod.blogspot.com/search\x26blogLocale\x3den_US\x26v\x3d2\x26homepageUrl\x3dhttp://dieselipod.blogspot.com/\x26vt\x3d7596027574289772250', where: document.getElementById("navbar-iframe-container"), id: "navbar-iframe" }); } }); </script>

光辉岁月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在他生命里 彷佛带点唏嘘
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
是一生奉献 肤色争中

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
疲倦的只眼带期望

今天只有残留的身躯壳
迎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徬徨的挣扎
自信可改变未来
问谁又能做到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线
愿这土地里 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
是因它没有 分开每种色彩


海阔天空

今天我 寒夜里看雪飘过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风雨里追赶
雾里分不清影踪
天空海阔你与我
可会变(谁没在变)

多少次 迎着冷眼与嘲笑
从没有放弃过心中的理想
一刹那恍惚
若有所失的感觉
不知不觉已变淡
心里爱(谁明白我)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那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仍然自由自我
永远高唱我歌走遍千里

无悔这一生



阳光历次消散别去
无理冲击我心绪
前景没法打算怎么
谁会偷生远方里

每次记忆哭笑
将心意再变改
一分一秒
无意对一切话别
无意却远走他方

没有泪光风里劲闯
重植根于小岛岸
如天可变风可转不息自强
这方向


无奈静听不舍心声
和我偏偏正呼应
前方或会一生奔波
无悔这一生经过

纵有冷风飘过
将心绪再痛逼
紧守不变
无意对一切话别
无意再远走他方

真的爱你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啰囌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於音阶她不讚赏 母亲的爱却永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 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 说声真的爱你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纵使啰囌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仍记起温馨的一对手 始终给我照顾未变样
理想今天终於等到 分享光辉盼做到


amani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祂主宰世上一切
祂的歌唱出爱祂的真理遍佈这地球

祂怎可一去不返
祂可否会感到烽烟掩盖天空与未来

无助与冰冻的眼睛
沉默看天际带悲愤
是控诉战争到最后伤痛是儿童

我向世界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tuna taka we we(再次再次呼叫)
amani nakupenda
nakupenda we we

天天空可见飞鸟
惊慌展翅飞舞穿梭天际只想觅自由

心千亿颗爱心碎
今天一切厄困彷彿真理消失在地球

权利与拥有的斗争
愚昧与偏见的争斗
若这里战争到最后怎会是和平

岁月无声

千杯酒已喝下去 都不醉
何况秋风秋雨
几多不对说在你口里
但也不感触一句
泪眼已吹乾 无力再回望

山不再崎岖
但背影伴你疲累相对
沙不怕风吹
在某天定会凝聚
若我可再留下来

迫不得已唱下去的歌里
还有多少心碎
可否不要往后再倒退
让我不唏嘘一句

白发已沧桑 无梦再期望

喜欢你

细雨带风湿透黄昏的街道
沫去雨水只眼无故地仰望
望向孤单的晚灯 是那伤感的记忆


再次泛起心里无数的思念
已往片刻欢笑仍挂在脸上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的说声

喜欢你 那只眼动人
笑声更迷人 愿再可
轻抚你 那可爱面容
挽手说梦话 像昨天
你共我

满带理想的我曾经多冲动
埋怨与她相爱难有自由
愿你此刻可会知 是我衷心的说声

每晚夜里自我独行 随处荡 多冰冷
已往为了自我挣扎 从不知 她的痛苦

情人

盼望你没有为我又再度暗中淌泪
我不想留低 你的心空虚
盼望你别再让我像背负太深的罪
我的心如水 你不必痴醉

Woo...你可知谁甘心归去
你与我之间有谁

是缘是情是童真还是意外
有泪有罪有付出还有忍耐
是人是墙是寒冬藏在眼内
有日有夜有幻想无法等待

盼望我别去后会共你在远方相聚
每一天望海每一天相对
盼望你现已没有让我别去的恐惧
我即使离开你的天空里

多少春秋风雨改
多少崎岖不奱爱
多少唏嘘的你在人海

大地

在那些苍翠的路上 历遍了多少创伤
在那张苍老的面上 亦记载了风霜
秋风秋雨的度日 是青春少年时
迫不得已的话别 没说再见

回望昨日在异乡那门前
唏嘘的感慨一年年 但日落日出永没变迁
这刻在望着父亲笑容时
竟不知不觉的无言 让日落暮色渗满泪眼

在那些开放的路上 踏碎过多少理想
在那张高挂的面上 被引证了几多
千秋不变的日月 在相惜里共存
姑息分割的大地 划了界线



遥望

仍是雨夜 凝望窗外 沉默的天际
问苍天 可会知心里的感觉
随着岁月 无尽爱念 藏在於心里
像冰封的眼光 失去了方向
让雨点轻轻的洒过 强把忧郁再撞盖
像碎星闪闪於天空
叫唤你 遥望盼望 能像清风陪伴她飘去
让孤单的臂弯 一再抱紧你
回望往日 如雾似梦无奈的轻叹是她的欢笑声
风似轻吹过
每天多么多么的需要 永远与你抱拥着
忘掉世间一切痛苦悲哀 纵使分开分开多么远
也会听到你呼唤期待我这一生再会你

灰色轨迹

酒一再沉溺 何时麻醉我抑郁
过去了的一切会平息
冲不破墙壁 前路没法看得清
再有那些挣扎与被迫

踏着灰色的轨迹 尽是深渊的水影

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后悔与唏嘘
你眼里却此刻充满泪
这个世界已不知不觉的空虚
Woo...... 不想你别去

心一再回忆 谁能为我去掩饰
到那里都跟你要认识
洗不去痕迹 何妨面对要可惜
各有各的方向与目的

长城


遥远的东方 辽阔的边疆 一道绵延的老墙
前人的沧桑 后人的风光 万里千山牢牢接壤

一个老去的国度 多少消逝的真象
一页浩瀚的岁月 多少欲望成悲壮(狂妄)

迷惘的江山 神秘的庙堂 许多昨天的战场
帝王的勳章 战士的胸腔 谁却甘心留恋塞上

堵住耳朵 以为从此不再听到在呼号的人
wo-oh wo-oh oh
摀住眼睛 以为从此不再看到颤抖的伤痕
wo-oh wo-oh oh 卧在黄土地上

雨后的霓虹 落寞的长龙 一道显赫的老墙
始终冲不开 始终抛不去 始终装英雄逞豪强

冷雨夜

在雨中漫步 蓝色街灯渐露
相对望 无声紧拥抱着
为了找往日 寻温馨的往日 消失了

任雨洒我面 难分水点泪痕
心更乱 愁丝绕千百段
骤变的态度 无心伤她说话 收不了

冷雨夜我在你身边
盼望你会知 可知道我的心
比当初已改变 只牵强地相处
冷雨夜我不想归家
怕望你背影 只苦笑望雨点
须知要说清楚 可世我没胆试

在雨中漫步 尝水中的味道
彷似是 情此刻的尽时
未了解结合 留低思忆片段
不经意

谁是勇敢

谁能忘掉你谁能忘掉以往世上
人人怀著信谁能明白这故事
但愿启示上的一切别像火炬在曙光中
无人能避免时常怀著降世恶罪
无情含著血毫无余地去喊呐
受尽饥饿的苦痛
未日相遇在烈火中
彼此相依不可分一秒没有一件是难事
是你一样创造我到底偏要我受罪
争取一点空虚的躯壳未会拥有着期望
没法只有闭着眼在这安宁痛苦中
谁能忘掉你谁能忘掉以往世上
人人怀著信谁能明白这故事
但愿启示上的一切别像火炬在曙光中
无人能避免时常怀著降世恶罪
无情含著血毫无余地去喊呐
受尽饥饿的苦痛
未日相遇在烈火中
急促的一生不知所作看似梦
不必多说那是对再要指引哪一方
谁愿意? 谁是勇敢?
谁愿意? 谁是勇敢?
悲哀的一生多少失意当恶梦
即使刻意创造我换作一切去牺牲
谁愿意? 谁是勇敢?
谁愿意? 谁是勇敢?
风霜的烛光可知眨眼要快逝
一生充满那罪恶烛光不要太忘想
谁愿意? 谁是勇敢?
谁愿意? 谁是勇敢?
伤心的烛光他朝可会有救赎
给他一个快乐印冲出黑暗再放光
谁愿意? 谁是勇敢?
谁愿意? 谁是勇敢?
谁愿意? 谁愿意? 啊...
谁愿意? 谁愿意? 啊...